上海樂上建材有限公司

九七年大學畢業,從事壓型鋼板行業超18年
壓型鋼板難題,掛電話得答案:tel:139-1725-4131 WeiXIN :steeldeck
免費領取13917254131
在線客服
 聯系方式
座機:021-63803633
傳真:021-62372256
手機:13917254131
QQ:905627299
郵箱:leshangjc@126.com
地址:上海市靜安區恒豐路31號金峰大廈103室
寧波中銀大廈
寧波中銀大廈
寧波中銀大廈

  項目簡介:

  寧波中銀大廈(53層)項目選用我司的壓型鋼板,由于該項目選擇0.75mm1.0mm兩種厚度樓承板,為YXB65-555閉口型壓型鋼板。

       客戶反饋:

   在鋪設過程中,需要兩種厚度壓型鋼板交叉進行,為了保證進度,樂上壓型鋼板廠家主動要求在產品包裝時,將兩種厚度樓承板打包在一起。其實,這不僅僅增加了樓承板打包的時間,也增加了樓承板加工過程的難度(2種厚度交叉生產)。但為了客戶方便,他們堅持要求生產打包,這種做法獲得了寧波建工鋼結構公司的一致稱贊。

          ——寧波建工鋼結構公司項目經理祝經理

 我和客戶的故事:


我們是如何簽下寧波中銀大廈樓承板合同的(一)


那是2013年7月份,一天中午,突然接到來自寧波的電話:我是寧波XX股份有限公司鋼結構公司馬總,我們現在有個項目需要你樓承板報價,型號YXB65—555閉口壓型鋼板,厚度0.75mm和1.0mm,請報你們最低能夠簽合同的價格,盡快!

     

說實在的,我以前沒有和這個公司合作過,也沒有有項目說施工單位是這家,后來想反正是飛來的信息,報個樓承板最低價過去就算了,能做最好,不能做也損失什么。然后打電話報了價過去。

 

周六出差去寧波談樓承板合同

   

到了下午,那個電話又打過來了,問我明天(明天是周六)能否過寧波一趟?我說周一可以嗎?(我不太喜歡休息日出差)他日說比較急,我說明天我可能有事情,要不就周日也行。后來他說,他跟領導請示一下。五分鐘后,他又打電話過來,說周日他們領導要出差,還是希望我明天(周六)過來,我說那好吧。(我的想法客戶可能比較急吧)

     

第二天,一路無話,我直接到他們項目部。里面有三個人,交換名片后,知道有一個老總,還有給我打電話的馬副總,還有一個項目經理。老總比較儒雅,說話也很客氣,沒有一般施工單位的居高臨下的態度。然后他們給我看圖紙,問我的技術能力,我想這個正是我的長處啊,半個小時,所有的技術問題給他們解答完畢,也給了他們一些建議。


50分鐘談判,3個小時喝酒


然后,馬副總問我價格,我能否再降一下。我說,馬總昨天打電話讓我報最低價,我就報的最低價。既然最低價了,當然不能再降了,呵呵,我報的是實價。馬總不好意思說,很多人沒你那么實在。呵呵,我說我相信馬總的眼光,我們未曾謀面,就相信我,讓我過來談。馬總也是慧眼獨具??!馬總也很開心。后來談到樓承板付款,我們要求30%預付款,對方說只能20%。我也認了,這么大的項目,有預付款總比沒有強。差不多總共用了50分鐘吧。談好后,老總說一起吃午飯吧,從上海一早趕到寧波。我很是高興這樣的合作單位。

     

我們談判用了50分鐘,喝酒用了三個半小時,說起來大家還是比較投機。我介紹我們公司,介紹我自己。他們也介紹他們公司情況,原來也是個上市公司啊。反正,吃飯時間過的很快,大家喝酒也比較嗨。差不多了,我要趕回上海了,和大家話別。然后約定,周一發合同樣本,按照中午談的去做。

     

一路上,心情很好。飛來的電話,飛來的大單,難得對方對我如此信任,而且,對方遠不是那些甲方對乙方的態度,感覺真的受到了尊重。想著周一發合同樣本,下周就能簽合同呢,開心。誰知下周簽合同卻遇到了問題。


我們是如何簽下寧波中銀大廈樓承板合同的(二)


上篇說到,寧波一行非常愉快,想著周一去發壓型鋼板合同,誰知后面又起了波瀾。


被馬總掛了電話


周一,按照周六談判的情況做了個壓型鋼板合同,給項目經理發過去,并打電話告知,然后靜靜地等。話說周二沒有消息,周三打電話給馬總,馬總直接清掉電話,沒接。


我有點不安,總歸只有一面之交,難道情況發生了變化?因為從周六吃飯交談中得知:業主原先有三家合格樓承板供應商,他們不是距離遠就是嫌價格貴,我們是在上海,距離離著近,而我們的價格適中,讓我們過來的目的,就是看我們專業不專業。而我們是設計院后來推薦給施工單位的。


一邊做深化圖,一邊準備合同


到了周三下午,馬總的電話打過來了,說不好意思,剛才在開會。合同大概看過了問題不大,不過現在我們還差一個合格供應商的問題,需要我們提供資料。還有因為這個項目工程比較緊,需要我們盡快進行深化圖的設計,圖紙一會讓項目經理發給我們。我說好,我們這邊會先把深化圖做起來,合同也盡快操作起來。對方應允。

       

一會兒,項目經理把圖紙發了過來,特意囑咐我們先把八層的深化圖做起來,因為結構安全問題,八層先做,并且進度比較緊,要做好加工準備。我答應并馬上安排深化圖設計,并與工廠溝通是否有材料。工廠回復做兩層的材料正好有,如果要多得話需要訂購。這時給馬總所需的資料快遞已發出。

       

周四,馬總說資料已收到并送交業主。

       

只簽一半壓型鋼板合同


周五,打電話給馬總詢問情況。馬總說可能有點問題,因為業主比較猶豫,但他們會盡力搞定。我心態反而變得平和,說盡快吧,項目經理一直在催我。

       

休息日無話。到了周一,項目經理問我們深化圖設計好了沒有,我說好了,并發給他,并問他業主合格供應商操作的情況如何了?他說,馬總在和業主在談,應該問題不大。

       

我也相信我的感覺,但可能只對了一半。周二,馬總打電話過來,說合格供應商問題已經談妥,不過,業主是這么說的:鑒于樂上樓承板以前沒有接觸過,這次先簽一半量的合同,如果做得好再供后一半的貨???,真真打了折扣。


馬總說,相信你們能做得好,那就先簽一半,做好了再把另一半錢給你們。放心,只要你們做得好,后面的沒問題,相信我!

       

心里雖然不爽,但總歸能夠簽一半,如果我們做的好,下面應該我們有很大的機會。但是,合同呢?又遇到新的問題了。


我們是如何簽下寧波中銀大廈樓承板的合同(三)

上次說到,馬總他們要和我們簽一半的壓型鋼板合同,心里雖然不爽,但又想本來是飛來的壓型鋼板單子,一半也不錯,只要我們好好做,應該全部可以拿下的,心態平和很多。


看來真的沒有天上掉餡餅啊

 

重新修改壓型鋼板合同,把壓型鋼板量減少一半,重新發給項目經理,等著簽合同。過了兩天,項目打電話過來,說合同問題不大,不過現在不能簽,因為老總出差沈陽了,要下周末才回來。我說,哦,那就等吧。


項目經理說不能等,要先把八層的貨(壓型鋼板)發過去,現在工期逼得太緊了。我說那不行,壓型鋼板合同還沒簽呢。他說肯定簽不了,老總不在。我說,你們非要先供貨(壓型鋼板),沒法簽合同,也可以,先把預付款先付了吧。項目經理說,估計有困難,我再問問財務吧。我這下子有點像泄了氣的皮球一樣,看來真的沒有天上掉餡餅啊。

     

老總出差了


過了一會兒,項目經理電話打過來,說財務說付不出,付款要老總簽字的,老總不在,付不出來。我靠,我對項目經理說,這個事情有點問題,我考慮一下吧。項目經理說,耿總,放心,沒有問題的,那天吃飯你也見到老總了,不會有問題的,再說工地在那你也看到了。我說我考慮一下吧。

     

掛掉電話,我思考了一下。從我的直覺來說,應該不是騙子,工地我也去過了。我的風險就是一層壓型鋼板,大概十幾萬,這個風險我是能夠承擔的。但是,如果我們不去做,他們只能找其他廠家,這樣,我們就出局了。如果這樣還是賭一把了。


我馬上打電話給馬總,和他說了不能簽合同不能付款,但是要發貨的事情。馬總說,耿總情況是這樣的,請你相信我和老總,我也相信你能夠幫這個忙,等老總回來馬上去辦款和合同事宜。我說我知道了。

     

令我哭笑不得的蓋章


后來,我打電話給項目經理,說我可以先供貨(壓型鋼板),不過,你要先把你公司營業執照三證發一份給我,然后不簽合同可以,幫我寫個東西,蓋章。項目經理說好吧。


第二天,把三證發過來了,后來又發了一個文件,大概內容:由于老總出差,不能簽合同,現出具本證明,上海樂上公司先期供貨(壓型鋼板),待下周老總回來后,補簽合同并付款。內容沒問題,但蓋章卻讓我哭笑不得:居然是寧波中銀大廈XX項目部鋼結構技術資料章。


后來又打電話給項目經理,項目經理說他只有這個章。我也無奈,最后打電話給他們老總,一切像他們說得那樣。


咬咬牙,供貨(壓型鋼板)!


…………


老總回來了


十天以后,老總回來,先付壓型鋼板預付款,后補簽合同。后來去寧波,老總和他的兩位部下請我喝酒,謝謝我對他們的信任。那天喝得有點多。

       

五個月后,簽另一半壓型鋼板合同。再過五個月,供貨結束。一個月后,樓承板全部貨款收回。

       

后來,又和他們做了幾個壓型鋼板項目,和幾位客戶成了朋友。項目經理結婚讓我去,走不開沒去。


作者:耿勇

樂上壓型鋼板廠家創始人,具有十八年樓承板行業技術與人脈雙重優勢。屢次被名校及設計院邀請開展樓承板專題技術講座。所有供貨項目,均在樓承板及配件造價上降低客戶10%樓承板成本。


壓型鋼板難題,掛電話得答案:tel+vx+qq=131-6620-2923


如果您還想看更多的故事歡迎索要:《樓承板知識詳解》(精華版)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《壓型鋼板采購的七個坑》(修訂版)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《壓型鋼板常見100個問題與解答》

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